上一篇:使用 Akka 执行异步操作

下一篇:Java 和 Scala 并发性基础

Scala 中的异步事件处理

了解阻塞和非阻塞技术,包括使用 async 宏轻松编写非阻塞代码

在任何并发性应用程序中,异步事件处理都至关重要。无论事件的来源是什么(不同的计算任务、I/O 操作或与外部系统的交互),您的代码都必须跟踪事件,协调为响应它们而执行的操作。应用程序可以采用两种基本方法之一来实现异步事件处理:

  • 阻塞:一个等待事件的协调线程。
  • 非阻塞:事件向应用程序生成某种形式的通知,而没有线程显式等待它。

在 “JVM 并发性:阻塞还是非阻塞?” 中,可以了解 Java™ 8 中处理异步事件的方式,并使用基于 CompletableFuture 类的阻塞和非阻塞技术。本教程将展示 Scala 中一些异步事件处理选项,首先会介绍一个简单的阻塞版本,然后介绍一些非阻塞选项。最后,您会看到 async / await 结构如何将简单的阻塞代码转换为非阻塞执行形式。(从作者的 GitHub 存储库中可以获得 完整的示例代码。)

关于本系列

由于多核系统普遍存在,并发性编程无疑获得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广泛的应用。但并发性可能难以正确实现,而且您需要借助新工具来使用它。许多基于 JVM 的语言正在开发这种工具,Scala 在此领域尤为活跃。本系列介绍一些为 Java 和 Scala 语言实现并发编程的较新的方法。

合成事件

scala.concurrent.Promisescala.concurrent.Future 类为 Scala 开发人员提供了一些与 Java 8 开发人员的 CompletableFuture 使用方式类似的选项。具体地讲,Future 同时提供了阻塞和非阻塞的事件完成方式。但是,尽管在此级别上很相似,但用于处理两种 future 的技术是不同的。

在本节中,您将看到处理 Future 所表示的事件的阻塞和非阻塞方法示例。本教程使用了与上一个教程相同的并发任务设置。在深入探讨代码之前,我将回顾一下这些设置。

任务和排序

在一个特定操作中,应用程序通常必须执行多个处理步骤。例如,在向用户返回结果之前,Web 应用程序可能需要:

  1. 在一个数据库中查找用户的信息
  2. 使用查找到的信息来执行 Web 服务调用,并执行另一次数据库查询。
  3. 根据从前两个操作中获得的结果来执行数据库更新。

图 1 演示了这种结构类型。

图 1. 应用程序任务流

图 1 将处理过程分解为 4 个不同的任务,它们通过表示顺序依赖关系的箭头相连接。任务 1 可以直接执行,任务 2 和任务 3 都在任务 1 完成后执行,任务 4 在任务 2 和任务 3 都完成后执行。

建模异步事件

在真实的系统中,异步事件的来源一般是并行计算或一种形式的 I/O 操作。但是,使用简单的时间延迟来建模这种系统会更容易一些,这也是这里所采用的方法。清单 1 显示了我用于生成事件的基本的赋时事件 (timed-event) 代码,这些事件采用了已完成的 Future 格式。

清单 1. 赋时事件代码

像上一期的 Java 代码一样,清单 1 中的 Scala 代码使用一个 java.util.Timer 来安排 java.util.TimerTask 在一个延迟之后执行。每个 TimerTask 在运行时完成一个有关联的 future。delayedSuccess 函数定制了一个任务,在运行时成功完成一个 Scala Future[T],然后将该 future 返回给调用方。delayedSuccess 函数返回相同类型的 future,但使用了一个在完成 future 时发生 IllegalArgumentException 异常的失败任务。

清单 2 展示了如何使用 清单 1 中的代码创建 Future[Int] 格式的事件,使之与 图 1 中的 4 个任务相匹配。(此代码来自示例代码中的 AsyncHappy 类。)

清单 2. 示例任务的事件

清单 2 中 4 个任务方法中的每一个都为该任务的完成时刻使用了特定的延迟值:task1 为 1 秒,task2 为 2 秒,task3 为 3 秒,task4 重新变为 1 秒。每个任务还接受一个输入值,是该输入加上任务编号作为 future 的(最终)结果值。这些方法都使用了 future 的成功形式;稍后您会看到一些使用失败形式的例子。

这些任务要求您按 图 1 中所示的顺序运行它们,向每个任务传递上一个任务返回的结果值(或者对于 task4,传递前两个任务结果的和)。如果中间两个任务同时执行,总的执行时间大约为 5 秒(1 秒 + (2 秒、3 秒中的最大值)+ 1 秒。如果 task1 的输入为 1,那么结果为 2。如果该结果被传递给 task2task3,那么结果将为 4 和 5。如果这两个结果的和 (9) 被作为输入传递给 task4,那么最终结果将为 13。

阻塞等待

在设定好操作环境之后,是时候来查看 Scala 如何处理事件的完成情况了。与上一期的 Java 代码中一样,协调 4 个任务的执行的最简单的方法是使用阻塞等待:主要线程等待每个任务依次完成。清单 3(同样来自示例代码中的 AsyncHappy 类)给出了此方法。

清单 3. 阻塞等待任务执行

清单 3 使用 Scala scala.concurrent.Await 对象的 result() 方法来完成阻塞等待。该代码首先等待 task1 的结果,然后同时创建 task2task3 future,并等待两个任务依次返回 future,最后等待 task4 的结果。最后 3 行(创建和设置 result)使得该方法能够返回一个 Future[Int]。返回该 future,让此方法与我接下来展示的非阻塞形式一致,但该 future 将在该方法返回之前完成。

组合 future

清单 4(同样来自示例代码中的 AsyncHappy 类)展示了一种将 future 联系在一起的方式,以便按正确顺序并使用正确的依赖关系执行任务,而不使用阻塞。

清单 4. 使用 onSuccess() 处理事件的完成

清单 4 代码使用 onSuccess() 方法将一个函数(技术上讲是一个部分函数,因为它仅处理成功完成的情况)设置为在每个 future 完成时返回。因为 onSuccess() 调用是嵌套式的,所以它们将按顺序执行(即使 future 未完全按顺序完成)。

清单 4 的代码比较容易理解,但很冗长。清单 5 展示了一种使用 flatMap() 方法处理这种情况的更简单的方法。

清单 5. 使用 flatMap() 处理事件的完成

清单 5 中的代码实际上执行了与 清单 4 相同的事情,但 清单 5 使用了 flatMap() 方法从每个 future 中提取单一结果值。使用 flatMap() 消除了 清单 4 中所需的 match / case 结构,提供了一种更简洁的格式,但采用了同样的逐步执行路线。

试用示例

示例代码使用了一个 Scala App 来依次运行事件代码的每个版本,并确保完成事件(约 5 秒)和结果 (13) 是正确的。您可以使用 Maven 从命令行运行此代码,如清单 6 所示(删除了无关的 Maven 输出):

清单 6. 运行事件代码

不顺利的道路

目前为止,您看到了以 future 形式协调事件的代码,这些代码总是能够成功完成。在真实应用程序中,不能寄希望于事情总是这么顺利。处理任务过程中可能会出现问题,而且在 JVM 语言术语中,这些问题通常表示为 Throwable

更改 清单 2 中的任务定义很容易,只需使用 delayedFailure() 代替 delayedSuccess() 方法,如这里的 task4 所示:

如果运行仅将 task4 修改为完成时抛出异常的 清单 3,那么您会得到 task4 上的 Await.result() 调用所抛出的预期的 IllegalArgumentException。如果在 runBlocking() 方法中没有捕获该问题,该异常会在调用链中一直传递,直到最终捕获问题(如果未捕获问题,则会终止线程)。幸运的是,修改该代码很容易,因此,如果任何任务完成时抛出异常,该异常会通过返回的 future 传递给调用方来处理。清单 7 展示了这一更改。

清单 7. 具有异常的阻塞等待

清单 7 非常浅显易懂,最初的代码包装在一个 try/catch 中,catch 在返回的 future 完成时传回异常。此方法稍微复杂一些,但任何 Scala 开发人员应该仍然很容易理解它。

那么,清单 4 和清单 5 中的事件处理代码的非阻塞变形是怎样的?从名称可以看出,清单 4 中使用的 onSuccess() 方法 适用于 future 的成功完成类型。如果想要同时处理成功和失败完成类型,则必须使用 onComplete() 方法,检查哪种完成例行适用。清单 8 展示了此技术如何用在事件处理代码中。

清单 8. 成功和失败的 onComplete() 处理

清单 8 看起来很凌乱,幸运的是还有一种简单得多的替代方法:使用 清单 5 中的 flatMap() 代码代替。flatMap() 方法同时处理成功和失败完成类型,无需执行任何更改。

使用 async

最新的 Scala 版本包含在编译期间使用 转换代码的能力。目前实现的一个最有用的宏是 async,它在编译期间将使用 future 的看似顺序的代码转换为异步代码。清单 9 展示了 async 如何简化本教程中使用的任务代码。

清单 9. 结合使用 future 与 async {}

清单 9 中封装的 async {...} 调用了 async 宏。此调用将该代码块声明为异步执行的代码,并在默认情况下异步执行它,然后返回一个 future 表示该代码块的执行结果。在该代码块中,await() 方法(实际上是该宏的一个关键字,而不是一个真正的方法)显示了何处需要一个 future 的结果。async 宏在编译期间修改了 Scala 程序的抽象语法树 (AST),以便将该代码块转换为使用回调的代码,这大体相当于 清单 4 的代码。

除了 async {...} 包装器之外,清单 9 中的代码还与 清单 3 中最初的阻塞代码很相似。这主要是这个宏的成就,它抽象化了异步事件的所有复杂性,使它看起来像您在编写简单的线性代码。在幕后,这涉及到大量复杂性。

async 内部原理

如果查看 Scala 编译器从源代码生成的类,就会看到一些具有类似 AsyncHappy$$anonfun$1.class 的名称的内部类。从名称可以猜到,这些类由编译器为异步函数而生成(比如传递给 onSuccess()flatMap() 方法的语句。)

使用 Scala 2.11.1 编译器和 Async 0.9.2 实现,您还会看到一个名为 AsyncUnhappy$stateMachine$macro$1$1.class 的类。这是 async 宏生成的实际实现代码,采用状态机的形式来处理异步任务。清单 10 给出了此类的一个部分地方进行了反编译(decompiled)的视图。

清单 10. 反编译后的 AsyncUnhappy$stateMachine$macro$1$1.class

清单 10 中的 apply() 方法处理实际的状态更改,估算一个 future 的结果并将输出状态更改为匹配。输入状态会告诉该代码正在估算哪个 future;每个状态值对应于 async 代码块中一个特定的 future。从 清单 10 的部分代码很难了解这一点,但查看其他一些字节码,就可以看到状态代码是与任务匹配的,所以状态 0 表示 task1 的结果符合预期,状态 1 表示 task2 的结果符合预期,依此类推。

resume() 方法并未显示在 清单 10 中,因为反编译器无法确定如何将它转换为 Java 代码。我也不打算探讨这个过程,但通过查看字节码,可以确定 resume() 方法执行了与状态代码上的 Java switch 相似的工作。对于每个非最终状态,resume() 执行适当的代码段来设置下一个预期的 future,最终将 AsyncUnhappy$stateMachine$macro$1$1 实例设置为 future 的 onComplete() 方法的目标。对于最终状态,resume() 将会设置结果值并履行对最终结果的承诺。

您实际上并不需要深入分析生成的代码来理解 async(但它可能很有趣)。关于 async 工作原理的完整描述,请查阅 SIP-22 - Async 提案。

async 限制

由于 async 宏将代码转换为状态机类的方式,该宏的使用有一些限制。最明显的限制是,不能将 await() 嵌套在 async 代码块中的另一个对象或闭包内(包括一个函数定义)。也不能将 await() 嵌套在一个 trycatch 内。

除了这些使用限制之外,async 的最大问题是:在调试时,您同样会体验到一些通常与异步代码有关的问题回调,在这种情况下,需要尝试理解没有反映明显的代码结构的调用堆栈。不幸的是,目前的调试器设计无法解决这些问题。这是 Scala 中一个新的工作区域(请参阅 反思调试器。)与此同时,您可以禁用 async 代码块的异步执行,让调试变得更轻松(假设您尝试修复的问题在按顺序执行操作时仍然存在)。

最后,Scala 宏仍是一项我们正在开展的工作。async 有望在未来的版本中成为 Scala 语言的一个正式部分,但只有在 Scala 语言团队对宏的工作方式感到满意时,这种情况才会出现。到那时,无法确保 async 的格式不会发生改变。

结束语

一些处理异步事件的 Scala 方法与 “JVM 并发性:阻塞还是非阻塞?” 中讨论的 Java 代码存在很大的区别。借助 flatMap()async 宏,Scala 提供了整洁而且容易理解的技术。async 特别有趣,您可以编写看似正常的顺序的代码,但编译的代码会并发地执行。Scala 不是提供这种方法的惟一语言,但基于宏的实现为其他方法提供了极高的灵活性。

上一篇:使用 Akka 执行异步操作

下一篇:Java 和 Scala 并发性基础